您的位置:首页 > 你评我说 > 正文

侯虹斌:今天,我们该如何对待劣迹艺人?

2015-09-30 19:58:35 来源:

刚当了爸爸的黄海波接受采访表示,不想再上娱乐版,一心一意做幕后人士。柯震东发了半裸照秀身材,被网友热评,心疼他太瘦。那些曾在风口浪尖的被“封杀”的艺人,如今在以各种试探的、小心翼翼的、低调的方式,尝试去搜索那张可以帮他们重塑正面形象的号码牌。

今天,《捉妖记》票房已跨过了21亿,预计还会往上涨,不过,电影出品人江志强和导演许诚毅,当初因柯震东吸毒被拘事件,受了刺激,甚至想跳楼。该片最终追加了七千万的投资,所有关于男主角的戏份都进行了重拍,并且延期半年上映。幸好,在承受了极大风险之后,总共3.5亿投资的《捉妖记》不负众望,一跃成为中国票房之王。

同样,前不久上映的《小时代4:灵魂尽头》收获接近5亿的票房,最终赚得盆满钵满。其中的主角之一柯震东虽然没有被换掉,不过,基本上被剪辑成了背景、手模、没有脸的半身像,毫无存在感。

而这些变动,与去年十月初广电总局正式要求“封杀劣迹艺人”(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办公厅关于加强有关广播电视节目、影视剧和网络视听节目制作传播管理的通知》)有非常密切的关系。通知文件明确要求,“吸毒”“嫖娼”等“劣迹艺人”参与制作的电影、电视节目、网络剧、微电影等被要求暂停播出。当时,一石击起千层浪。

想必大家还能回忆起去年热闹的“监狱风云”:从去年3月开始,歌手李代沫、导演张元、编剧宁财神、演员张默、高虎、房祖名、柯震东、王学兵相继因为吸毒被捕;同时,演员黄海波、导演王全安也因嫖娼被抓……这纸“封杀”规定,无疑使本来就因劣迹被捕的艺人们雪上加霜。

虽然有《捉妖记》《小时代4》等因资源雄厚、最终用其它方式弥补了损失,并取得成功的影片,但更多电影、电视、广告,都因为这纸规定受到了难以计算的损失。比如说,包揽了2014年三项金马大奖的电影《一个勺子》,就因为参演者王学兵吸毒被捕,被这纸规定停止了上映,公映遥遥无期。而邓超、王珞丹等主演的电影《烈日灼心》,也因为参演者高虎吸毒被大大延期,不得不对电影进行删减,重新过审。

现在,一年半载过去了,当初那些因违法受到影响的艺人出狱了,他们今何在?

早几年,高晓松因严重醉酒驾驶被判拘役六个月。他接受了服刑,并且在监狱里翻译书稿,出来后写书;这几年,陆续参加和主持了一些脱口秀节目,非常火爆,成功转型。连他的全国巡回演唱会也在进行中。

出狱后的柯震东表示已有新的广告和片约在向他招手,但目前主要是以无报酬的公益形象示人,并且选择进大学进修短期课程;

在最近上映的《道士下山》中,房祖名大量的戏份并没有删减;父亲成龙也表示要更多地提携儿子,不排除找儿子担任副导演,做幕后工作;

黄海波已迁到美国亚凯迪亚市居住,目前回国主导拍摄纪录片,并且有意转型幕后;

李代沫刑满出狱后,经纪人表示李代沫暂无复出计划,会多花时间陪家人;

高虎暂时没有工作,此前拍摄的在电影《烈日灼心》中的戏份,“按规定做出改动后已过审”,应该已被大幅删除甚至全删;

王全安出狱后,明星妻子张雨绮与他办理了离婚手续;

……

总体来说,他们的前途并不明朗。因为“劣迹”,明星的事业普遍会受到影响,不过,仍然会有少数人能够挺过来,甚至浴火重生。如果这个考查的时间长一些,不是一年半载,而是五年、十年,就会更容易看出来哪些是昙花一现,哪些人又是经得起千锤百炼的。

而能对这些艺人起裁判作用的是什么?不是广电总局,而是观众,是市场。

其实,艺人是一个靠形象吃饭的行业。尤其当艺人建立了一定知名度之后,粉丝或非粉丝们对其形象要求是非常苛刻的。如果被怀疑整容,或者曾交过不良男友或女友,形象会一溃千里。在这种情况下,要大家普遍对一个违法坐牢的艺人非常宽容,不减热爱,显然是不切实际的。

当然,我们对男艺人的要求比女艺人的要求低太多了,但有过出轨、吸毒、嫖娼等劣行,要再竖立起健康良好的形象,那难度,堪比把过江的泥菩萨拿来金身重塑。其实根本不劳什么广电总局动手,观众们自己就会把那些行为失范的明星给过滤得七七八八。举个例子,据台湾媒体报道,柯震东吸毒被抓后,之前代言的19个广告纷纷下架,厂商索赔费用很快就有了初步数字,目前三分之一的厂商索赔,柯震东与经纪公司预计偿还全额代言费,金额超过5000万(新台币),若尚在观望的厂商也索赔,总赔偿金额可能会达上亿元。从事娱乐行业,形象对一个明星来说至关重要,这是他为自己犯的错付出的代价,怨不得别人。他背后的公司、影视投资商在他身上所做的投资,也只能算决策失误,自认倒霉。

娱乐行业本是市场化最高、最透明的行业之一,完全可让市场自己配置。市场竞争本来就够残酷了,有关行政部门还需要下文件规定“劣迹艺人”参演的各种作品都必须禁止吗?还需要劳烦“有关部门”发个文件告诉观众“你不许看”?

今天需要探讨的话题无非是对劣迹艺人的复出,是否应该宽容。是否宽容,关键要看这个实施“宽容”的主体是谁。如果这个“不宽容”的主体,是演艺公司,它决定雪藏有吸毒、嫖娼等劣迹的旗下艺人;或者是演艺界的行业自治组织,号召同行不与有劣质的明星合作;或者是广告商,弃用有劣迹的明星,都是合情合理的,也是他们的权益。当然,如果他们愿意给这些明星一个机会,也是他们的理性计算之后的自由。

最终,娱乐商人们表态,目的都是为了取悦背后的观众。观众们可以通过购卖、消费或者拒看等形式,表达自己对某个艺人形象的态度。不管你对某个犯错的艺人宽容还是不宽容,决定权在你。说到底,对“劣迹艺人”的“宽容”与否,不是一个道德问题,而是一个审美问题。审美是不能分对错的,你可以喜欢,也可以讨厌,但你真能证明自己的喜好在道德上就高人一等吗?

主张宽容、给艺人们机会的,顶多就是期望艺人知错能改,将功补过,没有破坏性;但主张封杀的一些网评,往往都会认为自己是神圣不可侵犯委员会委员,负有道德上的道义,必须要禁绝不合自己胃口的艺人,让他消失。那种总喜欢把个人趣味指定给权力机关来裁决的观众,都是爱告状的朝阳区大妈。他们就像奥·茨威格在《异端的权利》反复重申的那样:“事实上,大多数人在面对亟待解决的难题和生活所强加的责任时,出于惰性,渴望有一个明确而又普遍有效的、有秩序的世界性机构,省得他们去费心思索。”可实际上,在你义正辞严地要求大家保持纯洁性的同时,提供给每个人更多自主选择的权利,不更好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