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你评我说 > 正文

从《烈日灼心》看国产罪案片“潜规则”

2015-09-30 19:58:35 来源:

有影评人认为,《烈日灼心》的上映撬松了国内的电影审查制度 

  搜狐娱乐讯 (背背山/文)常年居住在香港的英国畅销书作家努雷-维塔奇曾经这样调侃过内地的电影——“这里的罪案故事是没有犯罪的,鬼故事里也没有鬼。”发出这样的感慨,是因为曾有内地的片商联系到他,试图将他的一部犯罪题材小说改编成剧本,但问题在于“因为这个故事背景设定在北京,所以这部犯罪电影里不能有犯罪的内容”。长久以来,内地观众常常吐槽说看不到好的罪案电影,而8月27日上映的《烈日灼心》,却似乎硬是打破了这样的魔咒,以至于有影评人认为它的上映,撬松了国内的电影审查制度。但经过研究和比对,搜狐娱乐发现,即使是《烈日灼心》这样大胆的电影,也依然要遵守国产罪案片的各种“潜规则”。(注:内含部分剧透,请慎入)
《杀人回忆》里凶手逍遥法外的剧情,在内地罪案题材电影里是不允许的

  规则一:出来混,一定要还,绝不可逍遥法外!

  看过韩国经典电影《杀人回忆》的朋友恐怕都会深刻的记得影片的最后一幕,在折腾了N年之后,连环命案的幕后真凶始终没有落入法网,只留饰演警察的宋康昊大叔那一张饼脸占满镜头,眼神中充斥着不甘与茫然。然而,类似这种大家忙活了一圈,最终凶手逍遥法外的剧情,始终是内地罪案题材电影的终极雷区。《烈日灼心》中邓超、郭涛、高虎饰演的三兄弟,曾一同卷入了一起恶性强奸杀人案,尽管多年来三人隐姓埋名,不仅默默抚养着从罪案现场带回来的女婴,还不顾性命的做着各种好人好事,但最终一切的“伪装”都被段奕宏饰演的刑警队长识破。虽然观众们在观影过程中渐渐对哥仨的命运充满了同情,但最后他们还是逃不过被法办的结局——即使是高虎靠装成傻子逃过了死刑,但却还是选择了跳海自尽。

《电影管理条例》中规定“宣扬淫秽、赌博、暴力、教唆犯罪的”,电影中不得载有

  在现行的《电影管理条例》第25条中,规定内地上映的电影中不可载有的内容里,第七项即为“宣扬淫秽、赌博、暴力、教唆犯罪的”。由此出发,国产片的“潜规则”之一就是,罪犯一定要伏法。杜琪峰去年的《毒战》中,古天乐饰演的毒贩最后被判死刑,电影中还拍摄了他被注射执行的镜头。不过在一次采访中,古天乐透露说,杜琪峰心中还有另一版结局:毒贩在枪战中成功幸存,并在八年后与警察的碰面中再次逃出。这样的结局,当然是不能在内地银幕上采用的。

  而在内地上映的港片,同样需要遵循这样的规矩。譬如同样是古天乐、孙红雷、任达华主演的电影《铁三角》(2007年)上映,结局处带着钱从黑帮火拼中全身而退的三人,在内地公映版本里通过画外音表示“我们决定去自首”。而杜琪峰的《夺命金》内地版,同样做了类似的处理,添了配画外音的字幕,交代“主角主动自首、被从宽处理”云云。虽然这样的“神来一笔”往往让观众觉得很好笑,但本着“禁止教唆犯罪”的原则,它依旧是一条红线,不可被逾越。

  规则二:犯罪分子不配做主角,避免内容太灰暗

  电影《烈日灼心》是根据须一瓜原著小说《太阳黑子》改编的,在小说中,三兄弟就是当年命案的凶手。但在电影中,片尾最后的反转中却加入了虚构的“第四人”,这个第四人,才是案子的真凶——当然,真凶也是被抓住了的。同样根据“禁止教唆犯罪”这一条,犯罪分子是不可以作为国产电影中的主角出现的。《烈日灼心》的剧情处理,固然是为了使电影的剧情更加复杂、有悬念,但也正是做了如此的处理,三兄弟才可以作为主角贯穿始终。

《全民目击》中,虽然孙红雷愿代替女儿伏法,但最终还是被识破

  获得2013年戛纳电影节最佳编剧奖的贾樟柯作品《天注定》,改编自四个真实的社会新闻事件,主角基本为“犯罪者”,尽管贾科长表示过该片已经过审,但时至今日此片都还没有上映。而《全民目击》中,孙红雷饰演的富商千方百计的替自己犯罪的女儿“顶包”,最后成功的骗过所有人,带女儿伏法,而这样的故事,还是不忘用余男饰演的女律师之口说出了一切,并给了邓家佳饰演的女儿走出房间,带着悔恨的表情,在大雨中“洗刷罪恶”的暗示镜头,来避免主题的“过于灰暗”。

《无人区》影片的结尾部分,余男被警察带离了无人区

  规则三:警察蜀黍不能是坏人,得负责Hold住一切!

  另外,在国产电影中,作为执法者出现的警察,形象也都应当是正面的。在经过四年坎坷才得以公映的《无人区》,就曾经面临过这样的问题:审查委员会成员赵葆华在2009年的博客里批评《无人区》,其中一段说道“作为国家公民安全的维护者——警察,在《无人区》里愚蠢而又无能。”有观看过粗剪版本的媒体记者表示,在该片的粗剪版本中,有两位警察先后出场,但是都死了。而在公映版本里,第二位出场的警察没有死,最后将余男饰演的舞女带离了无人区。

  基于此,一些罪案题材的电影中,选择了让警察作为“神兵”,出现在结局里对罪犯进行制裁。在曹保平《光荣的愤怒》里,警方在结尾处出场,收拾了片中一手遮天 的“村霸”们。就连《疯狂的石头》这样从头到尾都以罪案为线索的黑色幽默喜剧里,香港来的大盗也是被“天降”的警察最终制服。

《毒战》中大聋郭涛与警察激战,场面尺度大

  规则四:可以肉搏可以枪战,但凶案现场能避免就避免!

  在《毒战》中,杜琪峰首次将电影的故事舞台放在了内地,既有激烈的警匪枪战,又有警方卧底为了得到毒贩信任而吸毒的场面,但这些大尺度的场面,其实都是处于警察与罪犯相互对垒的情境之下的。而真正的凶案现场,则一般在国产罪案片中被一笔带过的模糊处理——就像是《烈日灼心》,描述中如此恶性的案件,就连闪回镜头里都没有对现场进行直观的展现。涉案的电影中,对暴力犯罪的过程、凶案的现场不得有直观、详细的描述,同样是一项“潜规则”。

  曾掀起“审查风波”的娄烨作品《浮城谜事》,最后得以公映的版本里,结尾处秦昊饰演的男主角乔永照,将一直勒索他的拾荒者用铁锹打死,打了三下后镜头渐黑结束——娄烨的导演剪辑版中,铁锹打了十三下,而相关部门给的修改意见是“只能打两下”,公映版本相信是相互妥协的结果。当然,最后片尾也打出了字幕“几周之后,乔永照与桑琪受到警方调查”。而《无人区》的粗剪版本中,也有黄渤被人用锤子敲头致死的桥段,而且是镜头是正面对着黄渤的脸部。但公映版本中只用一个背部拍摄的画面带过。

  有意思的是,尽管罪案题材的国产电影中对暴力场面有诸多限制,但在其他题材的片中能容忍的程度却似乎高一些。《让子弹飞》中的“剖腹戏”,张默的肚子被割得血肉模糊;《风声》里有连场令人心惊肉跳的酷刑折磨;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里周润发饰演的王将三王子活活抽打致死……只能说,在国产电影的语境中,如果不是出于“渲染凶杀暴力,唆使人们蔑视法律尊严,诱发犯罪,破坏社会治安秩序”的目的,暴力或者流血场面是可以被容忍的。就像《烈日灼心》中,郭涛在家自行处理刀伤的一幕,弄得到处是血,并且引发了不少观众生理不适,这样的场景,则是可以保留的。

《烈日灼心》邓超与吕颂贤激吻

  规则五:有同志戏?只要不是从头到尾都是就OK!

  《烈日灼心》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情节,还包括邓超饰演的辛小丰与吕颂贤饰演的台湾商人之间的“同志”戏,更有一段二人的半裸激吻,天了噜,这难道是新版《蓝宇》的节奏吗?不过,看过电影的观众都知道,这一段戏的用意在于,段奕宏饰演的刑警队长伊谷夏认为,当年那桩强奸杀人案的凶手,不可能是GAY,而邓超如此行事,也是为了摆脱他的怀疑。明文规定中,国产片中不可有“危害社会公德或者民族优秀传统”的内容,具体实施的审查原则里,也包括“不可宣扬灰色的生活方式、价值观等”,而目前官方对于同性恋情的态度,正是被规划到此范畴内。但如果确实为剧情需要,而且也没有在宣传中大肆渲染,更不是主线情节的话,类似于此的“擦边球”,还是能够被“高抬贵手”的。

《非诚勿扰》中冯远征扮演了个“娘GAY”

  近年来包含有“同志”情节,或者身为“同志”的角色,国产喜剧与爱情电影中也出现了不少,《非诚勿扰》中冯远征扮演了个“娘GAY”,《北京遇上西雅图》里海清的角色甚至和女友连孩子都生出来了。而不少都市爱情喜剧里,也出现过不少类似的调侃式台词——比如《撒娇女人最好命》中,黄晓明爱上周迅演的“女汉子”,自我调侃的说“我就是个GAY”。但如果主角真的是个同志,主要的情感线索也是同性之间的恋情,这就是不OK的。阿根廷电影《烈焰焚币》里,主角就是一对身为同性恋人的银行大盗,这种设定可是绝对不会出现在国产片中的。

《让子弹飞》中姜文袭刘嘉玲的胸,公映版本里照放不误

  规则六:情色、粗口、酗烟酒……别高调声张哦!

  《烈日灼心》中,王珞丹有一场试图脱衣色诱郭涛的戏份,公映版本的镜头里,她背面上半身裸着。这同样也属于“擦边球”式的表现方式,只要没有正面的裸露镜头,如此的尺度是可以被容忍的。如果是情欲戏,要是两个人还穿着衣服,基本上也不会有太大的风险。《让子弹飞》里,姜文袭刘嘉玲的胸,公映版本里照放不误。至于粗口什么的,字幕里往往用TMD、CAO等拼音代替,只要片名里没有粗口词汇,也问题不大。至于主角烟不离手、酒不离口什么的,国产电影里倒是也见怪不怪了。

  但如果将这些情节作为看点,在前期传播时被强调出来,这就不好意思咯。目前国产罪案题材的电影中,敢这么做的已经没有了,倒是古装片偶尔会踩线,最近的例子就是那部传说中的《王朝的女人杨贵妃》,试映时那场“马震”影响力太大,在公映版本中就被剪掉了。但片中结尾处的激情戏却还留着,可见,是“枪打出头马”。

  【结语】熟读“潜规则”,打好“擦边球”

  当然,以上所述的“潜规则”之所以不是“明规则”,是因为都会不同程度的存有弹性。因为每个阶段广电部门推行的“精神”都稍有差异,所以不同时期的国产片,尺度还是略有不同。像80年代到90年代初期出品的国产罪案电影里,拜审查制度宽松所赐,重口的比比皆是,《银环蛇谋杀案》就被奉为CULT片的等级。再如曹保平本人的那部《光荣的愤怒》,曾在剧本送审时收到了“怎么能把党的基层干部写的那么猥琐?”的审查意见。但因为一些机缘巧合,电影赶上了国家打击农村黑势力的活动,《光荣的愤怒》因其“政治正确”,终于拨云见日,在拍摄完之后的一年得以上映。在现行的内地电影审查制度,大概熟读以上“潜规则”,像《烈日灼心》这样巧妙的打着“擦边球”,或许才是目前国产罪案题材电影的实际出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