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最新资讯 > 正文

《欢乐喜剧人》总导演:搞笑 我们是认真的

2016-06-12 11:56:17 来源:

《欢乐喜剧人》一开始是“裸奔”的,没有广告商看好这个节目

  《欢乐喜剧人》是我做过的最残酷的节目

  喜剧演员和喜剧达人有本质区别

  《笑傲江湖》和《欢乐喜剧人》其实都是“喜剧+”的概念


  《笑傲江湖》和两季《欢乐喜剧人》,让观众记住了东方卫视的喜剧品牌;第一季的沈腾和第二季的岳云鹏,让《欢乐喜剧人》收视率和网络点击率一路 攀高,在真人秀节目中脱颖而出。正在筹备新节目和《欢乐喜剧人》第三季的总导演施嘉宁,日前接受了北京青年报记者的采访。他说:“《欢乐喜剧人》实际上是 在做‘喜剧+’的概念,是一个喜剧加上类似歌手明星竞技的真人秀模式,我们主要是做人,而不是单纯的喜剧节目。”

  《欢乐喜剧人》

  是我做过的最残酷的节目

  北青报:您怎么会想到做《欢乐喜剧人》?

  施嘉宁:我在《欢乐喜剧人》之前做的是《笑傲江湖》。在中国,喜剧节目有天然的难度,南北方观众口味不同,所以喜剧节目一开始并不被人看好,包 括到今天为止,喜剧节目在招商方面也是比较难。《笑傲江湖》口碑收视都不错,于是我们就想挑战一个更高难度的节目——《欢乐喜剧人》。用它唤起全中国喜剧 资源,搭建一个喜剧平台。但第一季一开始是“裸奔”的,没有广告商看好这个节目。我们用一年多的时间连续做了两季,一共做了100多个段子,相当于春晚 20年的创作量。《欢乐喜剧人》播完后,很多人评价这个节目是“后现象级的节目”,第一是因为收视率为13.65%,非常高,网络的点击量第一季超过了 40亿;第二是因为这个节目是一个纯粹的原创节目,那些火爆的综艺节目多是“模式引进”。第三,这个节目还引领了观众对喜剧的审美,在这之前,很多观众对 喜剧的理解往往停留在晚会的小品。第四,它其实也成为行业的一个标杆,能否登上《欢乐喜剧人》舞台,成为喜剧演员或者喜剧圈实力的标志。所以,我做完《欢 乐喜剧人》之后非常满足。

  北青报:这个满足体现在哪儿?

  施嘉宁:首先是个人收获的满足,我研究生毕业就进电视台做节目,一直想做一档有价值的节目。其间也有一些较成功的节目,但总觉得好像差一口气。 有一天坐在“喜剧人”录制现场,突然觉得实现了我进电视台的目标——做一档现象级的节目,内心特别满足。当然,也特别特别累——我们这个节目是两到三个节 目量的混搭,歌手节目是改编,我们所有的段子都是原创,这个工作量是非常巨大的。这个节目是我做过的最残酷的节目,既要经受生理上的煎熬,更要接受心理上 的煎熬。

  北青报:在我们看节目的时候,觉得有些不是令人完全满意,您觉得怎么样?

  施嘉宁:很多很多,我对这些作品其实都不是很满意的。一个礼拜创作一个段子,肯定不能达到尽善尽美;你要想办法让演员、编剧在极度疲惫的情况下 完成你的意图,难度可想而知。我们这个节目有时会遇到两三个瓶颈,有的时候,甚至要很强硬地去更改、否定剧本。比如岳云鹏最后一期的作品,大家看到的和他 前一天彩排的完全是两个东西。彩排当天我现场看了觉得不好,他们自己也觉得效果不好,马上连夜商量怎么办、临时进行调整,包括把微博上跟他长得很像的那个 小孩找过来等等。其实也还没想好怎么用他,就觉得肯定能有很出彩的东西,因为有话题性和天然的喜感。包括本山团队,有时候我们也会有些争吵、会有不开心, 但过后大家都很理解,知道是为作品好。对我自己来说,标准首先不能降低,我的标准在哪里,能够达到我的标准那很好,达不到至少也比一般的没有要求要好。

  纯粹的喜剧节目生命力有限

  我做《欢乐喜剧人》是做“喜剧+”

  北青报:做完《欢乐喜剧人》,对喜剧的感觉有变化吗?

  施嘉宁:谈不上什么变化。我始终觉得现在电视上那些喜剧节目,包括春晚小品,已经满足不了观众对喜剧的追求,满足不了他们审美的要求。我做《笑 傲江湖》和《欢乐喜剧人》,就想有突破。在《笑傲江湖》节目中,你几乎看不到传统的小品和相声,都是各种类型喜剧的混搭,包括肢体的、魔术的、杂技的和脱 口秀的等等。到了《欢乐喜剧人》,我说,我们的小品千万不要做成老旧的晚会风格小品,我要的是一种新颖的、让年轻人能够接受的喜剧风格。不能说我对现在的 喜剧有改变,而是带着我自己对喜剧的理解来做这两档节目。

  北青报:那您理想中的喜剧节目是什么?

  施嘉宁:作品本身我要求新颖、年轻化,而不是传统宣传式的晚会小品。我们有一句很重要的口号“搞笑,我们是认真的”。最后的落点是要表现一个活 生生的喜剧人,为了自己的事业、为了自己的目标进行努力的一个过程,它是故事,而不仅仅是一个段子或段子的集合。我做喜剧节目一直是“喜剧+”的概念,比 如《笑傲江湖》是“喜剧加上达人秀”的模式,《欢乐喜剧人》是喜剧加上类似《我是歌手》明星竞技真人秀的模式。这些,能让喜剧产生一种新的力量。

  北青报:您是否也是很有喜剧感觉的人?您接触的喜剧人平时都是什么状态?

  施嘉宁:我接触到的喜剧人其实生活当中都是特别严肃的人,我也不是整天开玩笑。为什么我们要把《欢乐喜剧人》口号叫“搞笑,我们是认真的”,就 是想表达在台前幕后喜剧人完全的反差。我们看到喜剧人的逗笑搞笑,其实生活当中,他们很多人都非常严肃,不苟言笑,甚至有些害羞。真正好的喜剧人把所有的 光彩都放在舞台上,生活当中他们应该是比较内向、比较容易陷入自我思考当中的。我反复强调:《欢乐喜剧人》和《笑傲江湖》是喜剧节目,但不是纯粹的喜剧节 目。纯粹的喜剧节目生命力是有限的,为什么其他那么多的喜剧节目不像我们现在做得那么成功?我们是把真人秀、把人的故事情感几种东西加在一起,这是一种混 搭,而不是一个单纯的靠段子就能够取胜的节目。两者有本质的区别。

  岳云鹏最初对

  《欢乐喜剧人》很抗拒

  北青报:怎么会找到岳云鹏来到《欢乐喜剧人》?因为岳云鹏是说相声的,跟喜剧还不太一样。

  施嘉宁:我跟岳云鹏第一次见面时特别痛苦,因为他不想来——所有人先入为主的印象就是相声跟小品斗,相声是吃亏的,加上当时他正在准备春晚。最 后我跟他说:“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中国梦。仅仅12年,你从一个农民工变成相声界的佼佼者,到底是什么样的特质让你成功的?我在你身上看到的是一种阿甘的 精神。你就是相声界的阿甘。你到《欢乐喜剧人》舞台上来,让大家看一个相声演员对相声的坚持。我们做12期,甭管你走到第几期,你必须给我说相声。”岳云 鹏当时非常犹豫,回去想了一个礼拜,他跟我说:“可以。我也是这么想的,我跟他们什么都不比,我就从头到尾说相声。”所以,后来他在节目里反反复复提到他 的相声经历。岳云鹏的事例也表明,我们不是去编一个东西,而是做一个喜剧人背后坚持的力量。

  北青报:《欢乐喜剧人》是否对喜剧演员的创作也是一个推动?

  施嘉宁:过去他们的生存状态是一年想一两个作品就足够了:一个上春晚的作品,再创作一个商演的作品到处走走。但是,《欢乐喜剧人》激发他们的内 在动力,让他们每个人在这个舞台上发挥最大的潜力,最努力地去创作作品。这是一种真正好的真人秀具有的效果。现在有点把“真人秀”妖魔化了,其实,真正好 的真人秀就是设置一个规定情景,让人物在里面自然、真实地努力拼搏,去改变自己的命运。所有人在里面都想要赢,都不想输,于是,他们所有的才华、所有的资 源都会汇聚过来。这对观众来说,是大饱眼福的。现在在做一档新的节目,还在筹备围绕岳云鹏做一个网络综艺节目。我给岳云鹏打造的这档节目,不是单纯的脱口 秀、不是单纯的岳云鹏的喜剧表演,而是一个混搭的东西。

  北青报:未来还会再做喜剧节目吗?

  施嘉宁:喜剧节目是所有节目中难度特别高的节目,对一个制作人、对一个总导演的要求很全面:第一是得懂戏懂喜剧,我是导演系研究生毕业,在戏剧 学院学了七年,对戏剧是有理解的;第二要懂电视,懂得电视是什么、真人秀节目是什么。我做喜剧节目是兼具了这两方面的能力,所以做出了《笑傲江湖》和《欢 乐喜剧人》。但这些并不代表我只会做喜剧节目,只不过是因为我在喜剧节目上成功了,所以很多人都会把我列为专门做喜剧节目最好的导演之类。但其实,我是可 以做各种各样的节目的,现在喜剧节目是一个方向,我也会继续拓展其他的领域,继续做下去。喜剧节目在中国是有非常高的竞争风险的,并不是所有人做了都会成 功。现在确实做的很多,一旦缺少我刚才说的某些元素的话,喜剧节目就会容易失败。

  北青报:下一季《欢乐喜剧人》有什么打算吗?

  施嘉宁:下一季的《欢乐喜剧人》现在已开始进入筹备阶段了。当然,下一季的《欢乐喜剧人》会更有挑战性,会有一些大家一开始可能并不熟悉的名字,会有意外惊喜的人。我们的节目,每一季都会换不同的人来加盟,所以大家会看到一些新人,节目也会有更年轻化的表达吧。

  北青报:之前参加《笑傲江湖》的选手,会在《欢乐喜剧人》中出现吗?

  施嘉宁:《笑傲江湖》的喜剧人跟《欢乐喜剧人》的喜剧人是两种标准:《笑傲江湖》大部分有点像达人秀,有一方面特质特别强就能够发光;但是《欢 乐喜剧人》的喜剧人是真正的喜剧演员。喜剧演员和喜剧达人是有本质区别的,《笑傲江湖》里面的达人大部分不适合《欢乐喜剧人》这个舞台。有一两个,但是概 率很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