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传统闽南 > 正文

让更多人感受南音粤韵的优美

2014-05-30 14:11:42 来源:

2014年1月4日,《追寻木鱼歌的逸响余音》
 
自2012年11月,记者钟哲平在《羊城晚报》博闻周刊发表多篇广府说唱文章,让更多人感受南音粤韵的古雅。4月12日晚,“钟哲平:广府南音的优雅与深情”讲座在海珠区新港西路学而优书店举行。在短短两小时里,书籍《粤韵清音——广府说唱文学》、《羊城晚报·博闻周刊》“寻找失落的岭南绝唱”与《新快报》“粤人情歌”栏目的作者钟哲平,不仅分享了南音的源流与各种“八卦”故事,还为现场听众播放木鱼、地水南音、龙舟、粤讴等八段不同类别的广府说唱,老少一堂的现场,烛光摇弋,笑语与乐韵相间,一派小资文艺气氛。
 
资深“曲艺嗜听者”分享消失的音韵
 
“凉风有信,秋月无边……”讲座开端,就以张国荣在电影《胭脂扣》里唱的一段南音切入,钟哲平定调道,此为分享赏析,非学术讲座。“懂得闭上眼睛,摇头晃脑地听,就是知音人,我在家蒸鱼时都是这样打发时间的。”以“曲艺嗜听者”自居的她打趣道。
 
据介绍,粤调南音有别于福建弦管南音,是特指产生于清代乾隆、嘉庆年间珠江流域的歌乐。其中,地水南音,则专指街头卖唱的盲人所演唱的南音。地水的说法源自《易经》的“地水师”卦,因盲人的职业多为卖唱和占卦算命,“地水”就成为盲人的代称。盲人瞽师、师娘在街头卖唱,或被请到酒楼、妓院、私人寓所献唱谋生。
 
钟哲平表示,地水南音语言“生鬼”,以七字句为主,每句八拍,朗朗上口。比木鱼、龙舟、粤讴等粤调更有节奏感,文辞也更优美。地水南音乐器单一,一把椰胡、一个拍板就能“揾食”。椰胡苍凉悠远,瞽师唱腔低沉沧桑,唱尽世态炎凉,听来荡气回肠,销魂蚀心,别有韵味。
 
不过,随着说唱盛世已去,地水南音与广府粤韵文化也面临受众越来越窄的危局。钟哲平认为,不管能唱地水南音的还有几人,是否正宗,无可争辩的是,地水南音已在它的原生地——珠江三角洲销声匿迹了。在播放杜焕于20世纪70年代在香港富隆茶楼卖唱的曲目《漂泊香江五十年》时,钟哲平导赏道,杜焕就是通过唱出自己坎坷的一生,道出对南音衰落的叹息,正如开篇歌词:“我本人有三不幸,一不幸自小家贫,二者幼年惨做个失明人,三者因近来世上个个唔中意南音,时世唔同无人帮衬……”
 
值得一提的是,主办方最后把电灯熄灭,让众人在烛光中,体味润心师娘的《叹五更》,清冷的音韵顿生小资文艺。
 
现场年轻人对南音热情有加
 
记者留意到,讲座中,钟哲平设置了很多游戏互动环节,例如让现场听众猜猜《胭脂扣》里唱《客途秋恨》的是谁;让大家回答2013年出现过南音唱段的一部香港电影叫什么等等。这些尽量让南音旧韵与当代影视作品相联的问答,调动了在场很多年轻人的抢答积极性。
 
更多读者听众,一边听讲座一边发微博。网友@vickymama表示,专门让丈夫在家带小女儿,单刀赴讲座,看了美女主讲人之余也涨了南音知识。@陈思呈认为,该讲座应是她听过的“年龄跨度最大的一个讲座”,除了有头发都白透了的人,还有不少“小屁孩”。讲座很棒,唯一遗憾是其对粤语只能理解到七八成。不过,看着自己前面的一个男听众边听边点头,尤其是放音乐时,“令人深受感染”。
 
 
网友@青砖麻石在讲座中听到钟哲平分享的小明星演唱的《花弄影》片段后,更想到小明星在桨栏路西的添南茶楼上演唱了人生最后一曲。由此发出“孤独南音”的慨叹,并翻拍了他私人收藏的民国歌书中的《花弄影》歌词(木魚选段)与网友共享。
 
钟哲平告诉记者,讲座缘起乃她近两年在《羊城晚报·博闻周刊》发表的多篇广府说唱文章,“开始时大家都不清楚南音是什么,粤讴是什么,但这些文章出来后,开始有人关注,尤其是年轻读者。这点让我很意外。也证明越来越多人开始感受到粤韵的古雅。”她说,该讲座的目的就是让更多人了解南音,懂得它的好,“我们不一定要挽救什么,其实这本来就是小众文化,参加讲座的人数已经比我想象中多很多了。分享如果可以达到这样一个目的:大家太忙的时候,听听南音,可以放松自己,就可以了。”